疫情下 中国正上演一场全球最大在家办公试验

来源:admin日期:2020/02/04 浏览:109

  对于许多企业来说,指示办公室员工在家工作只解决了部分问题。对于许多依赖工厂、物流公司以及零售店的企业来说,他们还面临各自业务中断的麻烦。

  “这将是一段十分艰难的时期,”中国联合办公空间Bee 联合创始人戴健进表示,该公司拥有300名员工。

  在家办公群体即将发展成一支大军。目前,不少中国人还处于新年假期中,但是随着中国公司恢复运营,这很可能会拉开一项全球最大在家办公试验的序幕。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通过视频聊天应用组织客户会议和小组讨论,或者在企业版微信、字节跳动的飞书等生产力软件平台讨论计划。

  “最坏的日子还在后头,”野村证券分析师陆挺(Ting Lu)在研报中称,“我们估计,和2003年的非典(SARS)相比,新型冠状病毒短期内对中国经济的打击更为严重。”

 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3日消息,在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背景下,在家办公不再是一项特权,而是一项必要举措。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百度等主要互联网公司都已经启动了节后在家办公机制,以防止疫情的扩散。

  创业公司束手无策

  根据腾讯和阿里发出的通知,2月3-7日启动在家办公机制,暂定2月10日(正月十七)返岗上班。百度发布公告称,因应疫情影响,公司决定延长中国员工的春节假期时间,并安排员工在家办公,并将原定2月7日发布的第四季度财报推迟至2月27日。

  “不管怎么样,运营必须持续下去。”Casetify CEO吴培燊表示。他与妻子和9个月的儿子在家中,一直使用笔记本办公。

  于是,他鼓励学员们在家锻炼,并在网上发布了教学视频。“他们是否能够保持锻炼的习惯,对于疫情结束后我们的生意同样重要。”他表示。(作者/箫雨)

  “在上海,大部分人基本上待在家里,避免去公共场所,”他说,“病毒疫情的爆发造成的恐慌会持续影响我们的生意。”

  上海健身房老板菲尼克斯·陈(Fenix Chen)原本打算在春节期间将他的健身房嘿凤梨健身吧(Hi Funny)关门放假三天,但现在已经把开业时间推迟到了政府建议的2月10日。

  迪科·马姆查斯韦利(Tiko Mamuchashvili)是北京凯悦酒店的高级活动策划人,她原本要在上周五上班,但是被通知假期延长到2月3日,随后又被通知在家办公两天。几天后,这一指令又延长到了2月10日。她每天早上都必须向其部门报告行踪,是否在发烧。

  然而,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扩散导致为Casetify制造产品的中国工厂关闭,促使Casetify要求大部分员工在家办公。Casetify位于香港机场的一家新商店空无一人,导致香港销售额大跌。

  一些管理者担心,脱离办公室在家办公会降低生产率,但是有证据证明结果可能恰恰相反。斯坦福大学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,中国旅行公司携程的呼叫中心员工在家办公时的生产率提高了13%,原因是工作环境更舒适,更专注。

  一位香港银行业者表示,他将延长自己的海外假期,因为他可以利用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在任何地方工作。其他人则表示,他们会利用这段通常用于宴请客户的时间来清算积压已久的差旅费。一位人士称,他已经把重点转移到了东南亚的生意上。

  即便是那些能够通过互联网和手机运营的企业,病毒疫情也意味着他们可能没有太多生意要做。银行业人士称,首次公开招股(IPO)和行业交易已经暂停。彭博社编制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30天,交易额只有上年同期的一半。

  对于员工来说,最令人不安的因素之一就是病毒疫情快速变化所产生的影响,这导致企业指令每天发生变化。

  “通常来说,节后上班会有些不适应,但是这次接到临时通知在家办公让人感觉更加不不同寻常,”她说,“基本上,我能做的一切就是回复邮件。”

  Casetify还有30天的额外库存,但是吴培燊表示,如果工厂不能很快复工,他也没有B计划。不只是Casetify,中国乃至全球的其他数千家企业也面临同样的困境。

  “没人要开会,我的日程安排很空,”企业顾问杰弗里·博埃克(Jeffrey Broer)称,“有人向我发邮件询问:‘我们能否在2月份见面?’。”

  对于手机壳制造商Casetify来说,2020原本有望成为史上最好的一年。截至去年12月底,这家香港公司的员工数量已经超过了150人,目标是在今年将销售额提高一倍。

  戴健进称,病毒疫情导致Bee 北京新办公空间推迟开业,他和行业的其他人几乎不可能在家办公。如果没有客户愿意在实际办公空间内近距离工作,那么联合办公空间就会死掉。“办公空间的核心就是社区,人们聚集在一起,这是线上互动和联系难以取代的。”他说。

  健身房停业

  那么,哪些中国城市将成为在家办公新模式的先锋呢?中国金融中心香港、上海,以及那些拥有中央商务区,依赖数十万名金融、物流、保险、法律以及其他白领职位员工聚集的城市。

  尽管统计数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不像非典那样致命,但是它已经感染了更多人,它的传播速度正在加剧恐慌情绪。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沃里克·麦克本(Warwick McKibbon)认为,此次疫情爆发对于经济冲击的很大一部分很可能来自于“人类心理”的变化。

  联合办公空间面临生存威胁

  在病毒疫情可能会以更大的规模检验在家办公机制的同时,它对另外一个新商业模式构成了生存威胁,它就是联合办公空间。近几年,随着办公楼租金飞涨,科技创业公司涌现,中国大城市已经出现了大量联合办公空间。

  人们留在家中闭门不出使得市中心的人流量大幅下滑,城市变成空城,促使工厂、商店、饭店和宾馆都针对人流量的大跌发布预警。针对这一形势,数千家企业也在试图弄明白如何在一个虚拟世界中维持运营。

  野村证券还指出,大部分热门电影都计划在新年假期首映,但是现在已经延期。一些企业已经求助互联网来维持顾客的忠诚,希望抵挡住疫情的冲击。

  他表示,非典令全球经济损失400亿美元,新型冠状病毒造成的损失将是非典的三倍或四倍。“恐慌似乎是经济的最大负担,而不是死亡。”他认为。

  随着工厂关闭,员工在家办公,中国服务业领域的许多企业处境艰难。现在,中国服务业要比非典爆发时的规模更为庞大,对经济的贡献已经从2002年的41%提高至了53%。但是如果没有顾客,许多企业前途未卜。

  全球最大在家办公试验

  “这为我们大规模试验在家办公提供了一个好机会,”上海广告公司Reprise Digital董事总经理符传志表示,“显然,对于一家经常面对面展开头脑风暴的创意广告公司来说,这并不容易,需要我们进行大量视频聊天和通话。”

0